奥运拳击是业余比赛?宫斗、涉黑……场外故事
发布时间:2020-04-13 20:51

  在小新工位的斜上方,挂着一台常年播放体育节目的电视,这也是小新每天选题的重要灵感来源。某天小新正被领导委(无)以(情)重(压)任(迫),埋头写稿的时候,就听身后同事一声冷哼

  小新抬头一看,嚯,原来正在播放的是业余拳击比赛。怪不得经常采访中超和国足的同事看不上这样的对抗强度和动作幅度。

  别误会,业余拳击可不是大街上一言不合互相抡拳头的那种“业余”。而是指在拳击领域,相对于职业拳击而言的“业余”。

  业余拳击的参赛选手大多也是专业运动员,多代表国家或地区参加奥运会之类的比赛,比如中国拳击国家队。而职业拳击的参赛选手多以个人为单位,参加商业性质的比赛,比如拳王徐灿。

  四年前的里约奥运会拳击赛场成为名副其实的“事故”多发地。中国拳击选手吕斌在男子49公斤级16进8的比赛当中迎战肯尼亚老将皮特姆盖,前者在场面上占据绝对优势,甚至在第三回合重击对手致使裁判读秒,但最终却被判输掉比赛。

  现场宣布结果的一瞬间,原本自信满满的吕斌表情凝固在脸上。失落的他流下了热泪,随后跪在地上亲吻拳台,内心的委屈与遗憾溢于言表。赛后,他心有不甘地在社交媒体上留言道,“裁判偷走了我的梦想”。

  这像是一个缩影。里约奥运会拳击赛场争议判罚频频发生,很多拳手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这些都是失败者不甘于失败的借口吗?似乎并不是。

  2016年10月,国际拳联宣布参加里约奥运会拳击赛事的全部36名裁判被禁赛,并对他们的争议表现进行调查。最终,这36名裁判被禁止参加东京奥运会。

  相比于国际足联、国际篮联,国际拳联的名字中其实应该有“业余”两个字,这注定了它是个有故事的组织。

  在拳击领域,观众们更为熟悉的是四大拳击组织,WBA(世界拳击协会)、WBO(世界拳击组织)、WBC(世界拳击理事会)、IBF(国际拳击联合会),这四大组织都属于职业拳击领域、而国际拳联主要负责业余拳击比赛,其中的重头戏就是奥运会拳击赛事。

  中国知名度最高的拳王邹市明,就是在奥运会业余拳击比赛中取得两枚金牌后,转战职业拳击赛场,获得WBO国际蝇量级拳王称号。

  这样的“转型”原本只能是单向的,职业拳击比赛允许业余拳手进入,业余拳击比赛不允许职业拳手参加。但国际拳联决定要在里约奥运会打破这个壁垒,宣布允许职业拳手参加里约奥运会。

  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此买账,拳王泰森直言让业余拳手和职业拳手交手是愚蠢可笑的,可能造成运动员的意外伤害。

  WBC更是多次宣布,强烈反对职业拳手参加奥运会,否则将可能得到WBC禁赛的处罚。不少人觉得WBC在意的还是钱:我们捧出来的大明星,为啥白白跑去给你“送流量”呢?

  这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业余拳击和职业拳击的壁垒没那么容易打破,同时也说明在拳击领域,国际拳联并没有真正掌握话语权。

  实际上,当前业余拳击赛事中并没有多少有知名度的IP。细数历史,也未能有一场像“泰森VS霍利菲尔德”、“梅威瑟VS帕奎奥”这样的世纪大战。

  而在为数不多能露脸的里约奥运会上,国际拳联又把“业余拳击”办得如此“业余”。东京奥运会他们能挽回局面吗?答案是也许不能了,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组织奥运会拳击比赛的资格。而其中的关键,是一场伴随着多次警告的选举。

  办赛不力就会丢掉奥运会组织权吗?事情的缘由并非如此简单,这一切还要从里约奥运会结束以后说起。三年前,还没在拳击这块“大蛋糕”里和四大拳击组织“撕”出一片天地的国际拳联,突然展开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宫斗。

  2017年7月,国际拳联通过了对于主席吴经国的不信任案,原因是其经营不善,且近年来业余拳击赛场的争议判罚。后者自2006年以来一直担任国际拳联主席,可谓根深蒂固。于是,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为了争夺国际拳联办公室的控制权,不仅小吵不断,甚至大打出手。

  当年11月,吴经国被迫辞去国际拳联主席一职,随后辞去国际奥委会执委的职务。此后的国际拳联,更是一个“乱”字了得。临时主席法尔奇内利上任不过两个月,便意外离职。2018年1月,任期最长的副主席拉希莫夫被任命为国际拳联新任临时主席。

  资料图: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暨国际拳击总会主席吴经国在台北宣布参选国际奥委会主席。图为吴经国在记者会中介绍,他已于5月17日向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递交参选意向书,投入今年9月举行的选举。中新社发 刘舒凌 摄

  而等到国际拳联准备选举新任主席的时候,却接到国际奥委会的数次警告:你们这个即将当选的主席“涉黑”!

  新主席唯一候选人拉西莫夫,曾担任乌兹别克斯坦奥委会主席、乌兹别克斯坦拳击协会主席和国际拳联副主席。披着亿万富豪的外衣,他却被媒体频频定义为乌兹别克斯坦“黑手党的老板”。

  媒体报道称他在2013年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一直到2017年9月前都在国际刑警组织的全球通缉名单上。他还曾被澳大利亚和英国政府禁止参加悉尼奥运会以及伦敦奥运会。

  随后,对国际拳联内部乱象“忍无可忍”的国际奥委会宣布对其进行调查,暂时冻结奥运拳击项目。具体表现为不出售门票、不进行测试、不批准资格赛。

  那一段时间,对于拳手和业余拳击爱好者来说,无疑是非常难熬的。甚至一度有传闻称,新宝GG创造奇迹从1904年就是奥运正式比赛项目的拳击有可能被“赶”出奥运会。

  直到2019年3月,拉西莫夫“识趣”地宣布辞职,事情才出现了转机。6月,国际奥委会宣布保留拳击作为东京奥运会的竞赛项目,但取消了国际拳联组织运行该项目的资格。

  资料图:2016里约奥运会男子拳击69公斤级决赛在里约会展中心6号馆举行,哈萨克斯坦选手耶里希诺夫(蓝)战胜乌兹别克斯坦选手吉亚索瓦,夺得金牌。中新网记者 盛佳鹏 摄

  国际拳联原定于3月初举办全体大会,这次大会被视作决定国际拳联未来走向的一次会议,但由于疫情原因被推迟到6月份。国际拳联未来将走向何方?还能否重新夺回组织权?这一切的谜题仍需要他们自己给出答案。

  赛场外的故事再好看,国际拳联也是因为业余拳击比赛而存在。或许不论是观众还是组织者,都应该给予比赛本身更多目光。

  当前,能够在疫情阴影笼罩之下还坚持参加奥运预选赛,拳手们对于拳击的热爱毋庸置疑。业余拳击相比于职业拳击,没有那么多包装成熟的比赛,少了山呼海啸般的观众。但在这重重风波之后,只希望他们能够在东京奥运会,迎来更公正、更纯粹的比赛。(作者 王昊)

  东京奥运会主场馆内部(日刊体育) 【海外网3月17日战疫全时区】据日本体育杂志《日刊体育》17日报道,就东京奥组委理事高桥治之提出的东京奥运会延期到2022年举行方案,新宝GG已有多名奥组委理事表示同意。据称,奥组委理事会30日将召开会议讨论该问题。 报道称,东京奥组委理事高桥治...

  新华社安曼3月3日电 2020年东京奥运会拳击亚洲大洋洲区资格赛3日在约旦安曼开赛。当日中国拳手在参与的4个级别较量中取得三场胜利,赢得“开门红”。 中国队男子63公斤级选手山俊率先出战,他在两回合内就TKO(技术击倒)伊拉克对手,轻松晋级。在下午比赛中,男子75公斤级选手托合塔尔别克唐拉提汗和81公斤级的陈大祥分别战胜来自巴基斯坦和伊朗的选手晋级;男...

  中新网3月4日电 综合日媒消息,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日本呈蔓延趋势,日本国内陆续延期或取消了部分赛事,很多人对于东京奥运会是否能如期举办持怀疑态度,在此情况下,国际奥委会的态度备受关注。 对此,国际奥委会新闻发言人马克亚当斯表示,基于现有证据,没有理由更...

  资料图:张国伟(图)在比赛中。 中新社发 富田 摄 中新网3月3日电 日前,在意大利锡耶纳跳高挑战赛中,中国选手张国伟跳出2米28的高度,获得亚军。这是他四年以来个人室内跳高最好成绩,经历过巅峰和低谷,这位田径赛场的“泥石流”还有望参加奥运会吗? 1991年出生的张国伟...

  免责声明:台海网转载自网络的文章和图片,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内容仅供参考。

  如我们使用了您的作品(包括文章和图片),请作者与本网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网,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购买咨询电话
4008-117557
sitemap sitemap